嫘陲11恁5羲蔣賦彆篲

嫘陲11恁5馴謹_嫘陲11恁5瘍鎢郔嗣撓ぶ羶堤_嫘陲11恁5恮5俙楊

晤憮: 惄靡 懂埭: 帤眭 奀潔: 2018-02-27 07:00:05
囀楙肫:  嫘陲11恁5馴謹,(孮晤:酴隤﹜п貌)1959爛救珛綴,盪挍蓐韭鯬完仇旽奰糨窗〤梠佳奰簀曶倜橠諒,昜燴炵萵翋峞Ⅴ粗式9掃昃琚涴佽隴珨盄傑庈華卼呥珓桉,筍妗暱羲楷妀瞳鯥齎瘝輕鞳 傚諦藩譙钁蓬,

嫘陲11恁5馴謹,(孮晤ㄩ酴隤﹜п貌)

1959爛救珛綴ㄛ盪挍蓐韭鯬完仇旽奰糨窗〤梠佳奰簀曶倜橠諒ㄛ昜燴炵萵翋峞Ⅴ粗式9掃昃琚涴佽隴珨盄傑庈華卼呥珓桉ㄛ筍妗暱羲楷妀瞳鯥齎瘝輕鞳

﹛﹛傚諦藩譙钁蓬峉炳蒧卍漞捖佼菸輕峞ㄤ客蝜蝠劑勤む祥揭楠ㄛ饒憩岆囮眥ㄛ岆軝楱旦禜扑巡譟〧ㄛ岆勤佸鮸韜笙莉腔祥蛹孮峞

藝弊濂源哫票涴釱價華涴珨倰瘍腔ㄤㄤ殤桵儂還奀礿滄祫ㄥ堎ㄠㄡ掁牯鯙硌鰓肥瘐榃硢茬不盆敔褸彶炵鰷樿窸氶ㄐ﹛﹛﹛㊣傯撒瞉12爛綴ㄛ燠親Ч腎奻280譙ロ踣嫘部階脯萱謍痑陲陔⑹陔簷ㄛ痑陲陔⑹孮侀埬蹇侞親童炸採篫о赻翋絳膘扢痑陲陔⑹ㄛ粒﹍室藑訇篞褊膛炬D埸阬奾恀褓毓邦皛恐畏楛賸珨桲懦芞餅善菁﹝

呴覂淝淝秞氈腔唅薺珨沭票眙彴婓笲匊邾靾鰶砠皆蘉笴ㄦ戀悵炬模桾蓅硪音騫窔玹倌迗玟齎遘鶵矬縑5模視礿ㄩ峎佪ㄛ檄褪秷夔ㄛ呏捅湛ㄛ踢夢萇ァㄛ佼厙褪撮﹝

鍚俋ㄛ嗣模冪种妀珨撫僅噱瞳鯢癸欞楛狟蔥ㄛ噱訧莉彶祔薹珩呴眳狟視﹝む爛僅軞彶遻捖牲賸坻2016爛齬靡埤忑奀腔8800勀藝啋﹝

ぱ邲刓跁諒恅趙瑞劓⑹潠賡弇衾禍詣庈鰍蝦腔繒輿刓奻ㄛ甡聊奢阨ㄛす歙漆匿譙ㄛ秪倓膘賸笢弊拻源ぱ邲笢腔控ぱ邲侁奧腕靡﹝《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再版杜葉錫恩,在香港居住超過半個世紀,這位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來到香港的英國人見證了香港從殖民時代走向回歸的歷程。十三年前杜葉錫恩撰寫了《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中文版由香港文匯出版社出版,以一個外國人的眼光觀察香港在殖民時代及回歸後的種種變化,分析了她所經歷的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至回歸的香港社會概貌,表達了她對殖民制度下社會不公正的看法。近日由香港文匯出版社攜手中和出版社再度推出《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一書,讓讀者認識和理解香港近半個世紀的發展歷程,對於回歸二十年的香港及年輕一代的香港人有虓布陘ㄕP的意義。■文:香港文匯報記者王志民圖:資料圖片殖民時代的香港社會腐敗普遍書中描述了一個典型的例子,「那個時期最腐敗的政府部門之一就是消防處。該處的一位歐洲籍官員剛到香港不久與其他消防隊員一起到一個木材場區滅火。在擰開水龍頭滅火之前,他聽到他的長官同木材廠的老闆為該付多少錢為木材場滅火討價還價。直到談妥價格後才擰開水龍頭滅火。事實上,本地人有一個笑話就是說這種情況。廣東話中『水』的發音和『稅』是一樣的。『沒水』就是『沒錢』的意思,簡言之,『沒錢就沒水』。那個外籍人士後來成為消防處的處長。」在本書中這樣的例子不少,杜葉錫恩書中描述,沒有人出來制止他們這樣做,因為政府中沒有人肯聽有關貪污受賄的舉報。當時的香港司法機構、警察以及當地黑社會「三合會」相互打掩護,社會影響惡劣。還有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主管交通警察的官員葛柏,1973年,總警司葛柏被發現擁有逾四百三十多萬港元財富,懷疑是從貪污得來。律政司要求葛柏在一星期內解釋其財富來源,然而,在此期間葛柏竟輕易逃離香港到英國。葛柏潛逃令積聚已久的民怨立即爆發。這件事直接促使當時港英當局在七十年代成立了「廉政公署」,基本上打擊了殖民地香港腐敗結構。然而杜葉錫恩在書中指出,由於當時「廉政公署」沒有起訴權和審判權,不免有為德不卒之處,使殖民地高層白人貪官享受殖民政策下對白人、英人官吏的「治外法權」,讓他們秘密辭官,帶茬g瀆積累的巨富「退休」回到歐洲。殖民時代所謂的民主香港回歸前夕,作為歷任香港市政局議員、立法局議員、「臨時立法會」議員的杜葉錫恩也是外國記者眼中的代表性人物,他們關心的一個問題是香港的民主向何處去?杜葉錫恩認為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根本沒有實施過民主。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成千上萬的人露宿街頭,睡在用紙搭建的小棚子裡,或者在山坡的寮屋裡。成千上萬的兒童沒有受教育的機會,醫療幾近闕如,社會福利差不多完全靠國際福利機構捐助。政府處理這些問題速度十分緩慢。杜葉錫恩意識到長期遭受苦難的民眾需要在立法機構中有一位自己的代表,仗義執言。她為此在英國四處奔走,希望能爭取到一點點民主,但這希望落空了。她發現英國議員以為香港擁有與英國類似的民主制度,而不了解立法會中沒有一位議員是民選的。書中透露,事實上,當英國要在1997年交還香港的消息最終爆發時,香港突然冒出一類新的政客,其中有些人與美國有蚨繸K的聯繫。這些新的政客自稱民主派。而這些人對那個時期的所有非法勾當、不公正現象和貪污受賄活動卻不置一詞,他們在香港回歸的過程中製造了許多障礙。書中指出,英國派末代總督彭定康來治理香港是英國大企業為保持對香港的控制權所作出的最後一次努力,但這一次努力失敗了。如今,「一國兩制」的概念在香港實施得很成功。寄希望於香港年輕一代杜葉錫恩在書中寫到,香港的年輕人正在受到誤導,以為普選是包醫百病的靈丹妙藥。事實並非如此,香港不是一個獨立的地方,依舊是中國的一部分,儘管有些立法會議員講起話來好像把香港當成一個獨立國家似的。立法會內的多數議員不斷發生對抗可能導致這個地方施政的停滯,而這是不符合任何人利益的。杜葉錫恩在書中表明這書是寫給年輕人看的,要寫得簡單一些,這些年輕人可能熟悉當前的緊迫問題,但對過去的事情卻一無所知,因為那時他們還太小。歷史總是一代又一代地重複錯誤,因為年輕人不去研究以往的錯誤,不是謀求進一步的改善,而是試圖一切「從頭來過」。杜葉錫恩的意圖是簡單地解釋一下民主的真正含義,它在一些標榜實行民主的地區,尤其是在過去50年中(香港回歸前),受到了怎樣的歪曲。她認為,服務於人民才是真正的民主。杜葉錫恩對香港年輕一代的寄望之殷、關懷之切,真情流露,力透紙背,讀之動容。杜葉錫恩(ElsieHumeElliotTu,1913-2015),1913年出生於英國紐卡素,1948年到中國江西南昌傳教三年,1951年到香港。1954年創辦慕光英文書院。1963年至1995年任市政局議員,1988年至1995年任立法局議員及擔任各諮詢委員會委員。1997年至1998年任臨時立法會議員。她同時為國際司法組織香港分會會員、香港婦女協會名譽會長及國際婦女會會員。1988年獲香港大學頒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1994年獲理工大學頒榮譽法學博士學位。1997年獲頒大紫荊勳章(GBM)。杜葉錫恩女士於2015年12月8日在香港辭世,享年102歲。

憩砉闖蚐恟ㄛ拸坻ㄛ峏忒抇嫌﹝﹛﹛痔畹嫗援髦蜊宎笝﹛﹛婓髦蜊徹最笢ㄛ妗暱紱釬氪頗癲善祥屾麵枙﹝

涴祥﹜傷敁誹涴毞ㄛ晚蔭衱桶栳奻賸報眙ㄐ藩棒等弇樓絃堆報ㄛ坻軞岆奻栳※跺侗艭鍤耤情涴欴腔庈部枑鼎賸逋劂杅擂ㄛ蠍佴少Ь剻觬蒫襠恣

斕褫夔珩炰辣ㄩ
郔輪載陔